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財政部公告:預告修正「稅捐稽徵法」部分條文草案。

公告日期: 108.05.10
預告日期: 108.05.11 ~ 108.07.09
發文字號: 台財稅字第10804536020號 公告
旨: 財政部公告:預告修正「稅捐稽徵法」部分條文草案。
據: 行政院秘書長105年9月5日院臺規字第1050175399號函。
公告事項:
一、修正機關:財政部。
二、「稅捐稽徵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含總說明及條文對照表)如附件。本案另載於本部「財政法規-主管法規查詢系統」網站(網址: http://law-out.mof.gov.tw/)「草案預告」項下網頁及「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之「眾開講」(網址:https://join.gov.tw/policies/)。
三、對於本公告內容有任何意見或修正建議者,請於本公告登載於本部網站隔日起60日內陳述意見或洽詢:
(一) 承辦機關:財政部賦稅署
(二) 地址:臺北市文山區羅斯福路6段142巷1號
(三) 電話:(02)23228000
(四) 傳真:(02)23414283
(五) 電子信箱:b0@mail.mof.gov.tw
(六) 本部「主管法規查詢系統」網站及「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之「眾開講」
總說明:
如附件
圖表附件:
發表建議區
無任何建議。

稅捐稽徵法第28條修正草案建議

發表人:徐崑明  發表時間:2019.07.09 23:16:37
租稅法返還請求權為公法上之返還請求權,乃因無法律原因之財產移動而成立。基於法律安定原則,租稅法返還請求權自須有其時效期間。而且,究係因可歸責於納稅義務人或稽徵機關而導致無法律原因,於租稅法返還請求權的成立並無意義,時效期間不得因此而有所不同。據此,甲案值得支持。惟其將時效期間定為10年容有爭議。蓋現行稅捐稽徵法第28條第1項本即以未經稽徵機關核課案件為適用對象,例如印花稅、綜合所得稅在未經依所得稅法第81條第3項而為公告時;同條第2項(民國98年1月21日修正公布)即以經稽徵機關核課案件為適用對象,包括底冊稅(例如房屋稅、地價稅)、申報稅(例如遺產稅、土地增值稅)。相形之下,稅捐稽徵法第28條第2項遠比第1項需要配合同法第21條所規定以5年為原則的核課期間。但現階段僅有第28條第1項定有5年時效期間,反而第2項未定時效期間,確實需要修正。但草案比照行政程序法第131條第1項後段,將時效期間定為10年,極可能發生請求權尚未罹於時效,但卻已經逾核課期間的矛盾。其實,按行政程序法第131條第1項,並不排除法律另為規定。為避免上述矛盾,似乎應該將時效期間定為5年。

草案第41條丙案所列之犯罪構成要件

發表人:鍾騏  發表時間:2019.07.01 22:46:32
目前草案第41條丙案擬處罰經由不作為(omission)逃稅,惟其所列之犯罪構成要件容有斟酌空間,或許可以參考其他國家立法例調整。

稅捐稽徵法修法之建議

發表人:徐薏筑  發表時間:2019.05.22 13:57:28
1.稅捐稽徵法第28條屬於一人民對稅務機關之退稅請求權,本質上為公法上的不當得利。參行政程序法第131條第1項,人民對機關公法上的請求權,因十年間不行使而消滅之規定。稅法上退稅請求權應可為相同之規定,而不應依可歸責於當事人而有不同之規定。現行稅捐稽徵法第28條第2項,以稅捐稽徵機關自知悉有錯誤原因之日起二年內查明退還,缺乏有關時效規定,考量現行法將使法律狀態長期處於不安定,相關舉證及查核亦將隨時間長遠越趨困難以及人民對行政機關之請求權亦應有消滅時效之適用等原因,故第28條之修正應採甲說為當。
2.稅捐稽徵法第41條有關逃漏稅捐刑事處罰之規定,應遵守罪刑法定主義。原條文「以詐術或其他不正當方法」作為構成要件,所以實務上常會將「其他不正當方法」與前之「詐術」做相類似的解釋,而不能涵蓋「消極不作為、隱匿」的情狀。然在課稅資料多為納稅義務人所掌握的本質下,倘納稅義務人故意違反作為義務,藉由消極之不作為,使稅捐稽徵機關不能知悉關於租稅之重要事實,致逃漏稅捐者,其對於國家租稅債權之危害並不亞於藉由積極行為逃漏稅捐,二者均應處罰,故41條之修正應採丙說,明確將「消極不作為的樣態」列為構成要件以期明確與維護租稅公平。

稅捐稽徵法修法之建議

發表人:柯格鐘  發表時間:2019.05.18 16:17:42
1. 稅捐稽徵法自民國65年制訂公布全文51條以來,至今已將近半世紀時間,此期間內行政法學已有長足發展,財稅行政亦應配合行政法學發展與實務操作需要,而為必要修正與制訂,以提高規範密度,達到除一方面確實保障納稅者或第三人基本權以外,另方面亦能適度維護租稅正義,俾便以憲法平等原則為基礎之量能課稅原則可以在稅法規範中具體實踐。建議財政部未來能繼續組成實務專家與學者之團隊,對於稅捐稽徵法提出一整套修正草案的建議,避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個案式修法程序。
2. 稅捐稽徵法第28條第2項之增訂,僅以稅捐稽徵機關自知悉有錯誤原因之日起二年內查明退還,完全欠缺有關長期時效規定,違背形式法治國之法安定性原則;另方面,該法條之規定與行政法學之原理原則有悖,無視於該等處分在實際未經撤銷前仍存在形式存續力的法理,建議應參照行政程序法第128條有關程序重開之規定,制訂相關稅款返還請求提起要件,以避免此等溢繳稅款返還請求,成為特殊的行政處分之救濟程序。
3. 稅捐稽徵法第41條逃漏稅捐罪規定之保護法益為國家或地方自治團體的稅收債權,關於稅捐主體,應包括為他人而為隱匿或不實課稅事實申報之行為人;構成要件之行為,重點並非在於現行法所謂之「詐術」或「施以詐術」,重點在於行為人對於所應申報之課稅構成要件事實的隱匿,所謂隱匿包括積極作為(虛偽不實、部分申報部分不申報)與消極不作為(完全不申報)在內;關於法律效果,目前法律規範僅處以五年以下徒刑或科或併科六萬元罰金之額度顯屬過低,實務上無制裁實際效應,應適度調整額度,俾便與行政罰額度相當,尤其在組織型或大規模之犯罪行為中,應提高制裁或刑罰;在額度不高或者情節輕微之逃漏稅捐犯罪中,應降低制裁額度,或僅以行政罰制裁即可,俾便符合我國實情需要。